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怀爱伦论因信称义——一项带有神圣印证的真理

怀爱伦论因信称义

[日期:2006-03-02] 来源:使命中华 福音中国  作者:吴涤申译 [字体: ]

 

  (怀爱伦在1889年全球总会大会上,谈因信称义信息所产生的效果。大会于10月18日至11月5日,在密执安州的巴特尔克里克举行。这里所提到“明尼阿波利斯所表显的精神”,指的是1888年在明尼阿波斯举行的全球总会大会上,因圣经研究的一个论题而造成的局面,就是争辩的精神,再加上一部分人的批评和讥讽。)

  我们正在举行很好的会议。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上所表显的精神已荡然无存,大家和谐一致地行动,有许多代表出席。早上五点钟的聚会也有许多人参加,会开得很好。我所听到的所有见证都很鼓舞人。他们说过去几年是他们最好的年月;上帝圣言所发出来的光既清楚又明亮,这就是因信称义,基督是我们的公义。这些经历是很有意义的。

  除了两次晨会,我出席了所有的会议。八点钟,琼斯弟兄讲论了因信称义的题目,大家很感兴趣。人们对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信心和认识增强了。许多人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听过这个题目。他们正在领受,从主的筵席上得享丰盛的佳肴。发言的人所作的见证一致认为,临到我们教会这个真光的信息就是现代的真理。他们在众教会中不论走到哪里,就一定会带把亮光、安慰和上帝的福气带到哪里。

  我们享受了丰富的筵席。看见大家接受了真光,我们满心快乐,仰望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基督是我们伟大的榜样。我们应当具有祂那样的品格,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在祂里面。我们应当转离世人和一切其他的样式,敞着脸仰望耶稣一切的荣耀。大家心中所充满的就是有关祂美善的念头。一切其他的事物都显得无足轻重了。那些不能促使人们更象耶稣形象的道德规条全都消失了。我们看了我们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深度,只要我们接受每一线亮光,向着更大的光明前进。末日近了,上帝不许我们在这个时候睡觉。

  感谢主使我看见从事传道工作的弟兄们愿意亲自研究圣经。现在所缺少的正是对圣经的深入研究,从而把真理的宝石珍藏在心中。我们如果不多方祈祷,切心寻求上帝启示祂圣言的意义,那将蒙受多大的损失啊!

  我相信在我们的信徒中将会有明显的进步,和更加诚恳的努力,与第三位天使的信息保持一致的步调。
                                                              ——怀氏文镐1889年第10号

大声呼喊的开始

  每一位自称相信主必快来的人都应以空前的热情研究圣经,因为撒但决意千方百计把人心偏留在黑暗之中,使他们看不见当代的种种危险。每一位信徒都应以至诚的祈祷拿起圣经,以便得蒙圣灵的启发,明白什么是真理,并更加认识上帝和祂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要寻求真理如同隐藏的珍宝,使敌人的阴谋落空。

  考验的时刻快要来到,因为赦罪的救赎主——基督公义的彰显,就是第三位天使大声呼喊的开始。这也是那一位以其荣耀充满全地之天使发光的开始。每一位得到警告信息的人都要高举耶稣,告诉世人祂就是表号所预示,先知的预言所指出,赐给门徒的教训所表达,为世人所行的神迹所证明的主。要查考圣经,因为圣经是为祂作见证的。

  如果你想在艰难时期站立得住,就必须认识基督,接受祂赐给悔改罪人的礼物,就是祂的义。

                                                              ——《评论与通讯》1892年11月22日

回顾明尼阿波利斯会议

  (1888年10月10日至17日举行工人会议,接着10月17日至11月4日举行全球总会大会)

  我是凭着信心越过落叽山脉前来参加明尼阿波利斯所举行的全球大会的。我于10月2日离开奥克兰前往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在同一列火车上有许多朋友。和他们结伴同行我很高兴,可是我太吃力了,需要完全休息。那天夜里我心悸一连好几个小时,弄得精疲力尽。这场病令我疲惫不堪。由于心脏的剧痛,我不得不在整个旅程中留在铺位上。

  我们在堪萨斯城转车,由于开往明尼阿波利斯的车已开走,我们只得再等几个小时,车站十分混乱,几乎令人无法忍受,我觉得留在这里没有安全感,就走到外面去,找到一片空地,坐在一根树干上,可是几分钟以后,一辆辆装满行李的卡车开了过来,要卸货,老是有人说:“请走开,我们要用这个地方。”弄得我不知走到哪里才行。W•C•怀特由一位弟兄陪同去打听住在附近的弟兄,琼斯长老和其他弟兄则看着行李。

  我感到十分疲倦,忽然有人握住我的手说:“喔!是怀姊妹,很高兴又见到你,你曾住在我父亲的家里,我叫马洛里,现在乘火车去我家,不过我要先找到父亲,他见到你会很高兴的。”我满心感谢,因与朋友相会,并被朋友温暖的手所紧握。不久来了许多弟兄姊妹,大家彼此见面十分快乐。

  我们被告知这是他们会议的最后一天。(堪萨斯帐蓬大会定于10月3日至8日举行,见《评论与通讯》1888年9月11日)帐蓬会址选在城外6哩远处。许多远方来的人已经回家,但是还有许多人留在营地,大家请我们乘市内有轨电车,于当夜和第二天早晨对他们讲话。我儿子回来了,还有沙伊尔曼弟兄。我们商量以后决定到营地过夜。

  丹•琼斯长老夫妇特意把自己的帐蓬让给我们,我们过得很舒服。在这里,我遇到自我丈夫去世后多年不见的许多朋友。那天晚上哈斯克尔长老讲话,那天夜里派出使者前往数哩外的城乡,整夜兼程,通知已经走了的人说,太平洋沿岸的朋友已到,要在帐蓬大会上讲话。信徒们和未信的人都响应了号召。我很吃惊竟有这么多人聚集。

  我站在众人面前,身体很虚弱,可是在我一切工作中作我靠山和力量的主,这时帮助了我。我感到,当我向他们传达主的信息时,有主的福气临到我的身上。我告诉他们需要有实际的圣经信仰,有带到他们家里去的信仰,并告诉他们那洁净心灵之殿的真理。我觉得迫切需要责备人,鼓励人。

  在那些接受了大光,拥有许多有利条件和大好机会的人中,有人犹疑不决,摇摆不定。巴不得他们能利用这些条件和机会,表显出热忱,决心和献身与上帝的精神,与照耀在我们道路上的大光相称。上帝呼召那些具有坚定宗旨和稳固品格的人,在末世做祂的圣工。

  有大光照耀在这个时代,把上帝子民与世界区别开来的,就是发自内心的虔诚和为主过纯洁的生活。主不愿祂的子民灰心地向下看,他们应当仰望那看不见的永恒事物。当上帝的子民凭着信心追随基督所指引的路时,他们就不会后退,而会前进,遵行上帝所彰示的旨意。我们就会与天父和祂儿子耶稣基督交往。当我们注视那不会朽坏的财宝时,就会把世界及其财富看得一文不值。要把最高的爱献给上帝。这样,相信真理的人就会在家庭和邻里发挥有力的影响并一直扩展到永远。

  A•T•琼斯弟兄和E•J•瓦格纳弟兄向大家讲了话。大家听到了许多宝贵的话语,将成为他们信仰的安慰和力量。他们把听到这些话,当作莫大的特权。

  聚会结束了,我们只得匆匆道别。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向大批弟兄姊妹讲话,因为时间短促,我们还得乘车前往堪萨斯城车站。我们后悔没有早点来赴会与弟兄姊妹相处。因为我们有许多重要的事情乐于告诉他们。

  在明尼阿波利斯我们遇见一大批传道士。我在会议一开始就觉察到一种精神令人难受。所讲的道未能向人提供所急需的粮食。向大家所呈现的,是一幅阴郁的画面,留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带来的只是灰心而不是光明和属灵的自由。

  安息日下午,我被圣灵深深感动,呼吁出席的人注意上帝对祂子民所彰显的爱,不要把心思花在我们信仰中那些最易引起争端的方面。上帝的话就象是长满玫瑰,百合和石竹的花园,我们可以凭着信心从中采摘上帝的宝贵应许,珍藏在心中,作为鼓励。是的,要在主里喜乐。否则,我们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刺草荆棘之上,结果深深地刺伤自己,怨叹自己的艰难命运。

  上帝不喜欢祂的子民把黑暗痛苦的图画挂在记忆的厅堂上。祂希望每一个人去来摘玫瑰,百合和石竹,在记忆的厅堂里,悬挂起上帝花园里到处开放的神宝贵的应许。祂希望我们思考这些应许,以敏锐的感官去体验其丰富的含义。要谈论摆在我们面前的喜乐。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又不属于世界。要钟情于永恒的事物。祂要我们谈论祂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事物。要让这些事物吸引我们的心,唤起我们的希望,巩固我们思想去忍受今生的试炼和斗争。当我们思想这些景象时,主就会鼓励我们的信心,揭开帷幕让我们瞥见圣徒的基业。

  当我讲述我们天父的良善,慈爱和体贴同情时,我感到圣灵不仅降到我身上,而且降到大家身上。听众得到了亮光,自由和福气,对所讲的话产生了出自内心的反应。接下去的集会证明主的话已深入听众心中。许多人作见证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这的确是一个宝贵的时辰,因为我们知道主耶稣亲临会场的祝福。我知道圣灵这一次特别的显示,其目的就是消除疑云,击退不信的浪潮,使人不再对怀姊妹以及主交给她做的工作产生怀疑。

  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振奋的时辰,在一些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一看到怀姊妹没有全部同意他们的观点,与将要支持会议表决的议案,就不理那已经得到的凭据,就象基督当年在拿撒勒会堂讲话时所遇到的情况那样。他们的心受到上帝之灵的感动,可以说他们听见上帝藉着祂儿子对他们说话。他们都看见并体验到圣灵的神圣影响,听到基督口里所发的恩言。可是撒但在他们旁边灌输不信的思想,他们一产生疑惑,不信就接着而来。上帝的灵被抵制了,他们在狂怒之中要把耶稣从悬崖上推下去。只是上帝出面保护,才使祂免受伤害。撒但一旦控制了人的心,就会把本来被公认为高尚的人变成蠢汉和狂徒。偏见、傲慢和固执乃是要控制人心的可怕品质。

  我收到了巴特勒长老的一封长信,仔细读了一遍,对其中的内容感到惊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信中的情绪,其他的同工也有,我就把其中一部分人召集到楼房,把信读给他们听,他们中似乎没有人对信中的内容感到惊讶。有几个人说,他们知道这是巴特勒长老的意思,因为他们曾听他说过,于是我就解释了许多事情。我说我的见解是在查考圣经的过程中,弟兄与弟兄之间应有的正确态度,我知道面前这班人对问题的看法并不完全正确,所以就讲了许多事情。我的话阐明了应当实行的正确原则,可我又担心他们听不进我的话,他们以自己的方式理解问题,我把自己所得到的亮光告诉他们,他们也许会当作无稽之谈。

  当时的局势使我十分难过,所以在早上聚会时,我向弟兄姊妹发出最诚恳的呼吁,劝他们充分利用这一美好时机,怀着谦卑的心一起查考圣经。我劝他们不要对还不明白的事随便发表意见,。大家都需要在基督的学校里学习功课。耶稣邀请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如果我们每天学习柔和谦卑的功课,就不会有会上所表显的这种情绪。

  对某些问题是会有不同的看法,但这能成为表现冷酷尖刻精神的理由吗?难道应该让嫉妒、猜疑和仇恨控制我们的心吗?所有这一些都不是好东西,只有上帝是我们的帮助,我们应该花大量的时间祈祷,并以正确的精神查考圣经,就是在一切容易弄错的问题上热心学习,乐于改正,不被蒙蔽。如果耶稣在我们中间,而我们的心又被祂的爱所溶化,我们就会开成一个最好的会议。

  有许多事情需要做,圣工要推展,新的传道园地要开辟,新的教会要组织起来,在这个大田园的工作中,所有的人都应当和谐一致,坦诚商量,亲如兄弟,一起关心圣工的各个部门,无私地考虑怎样把工作做得最好。如果说有什么时候需要圣灵的特别恩惠和光照的话,那就是这次会议了。有一股属地的势力已经发动,要藉着各种代理者改变我国的宪法和法律,来束缚那些守圣经的安息日,即第四诫所明喻第七日之人的良心。

  时候已到,每一个人都应当忠心尽责,在我们教友和世人面前高举和捍卫上帝的律法,充分运用自己的一切才能。许多人受到自命为传道人者的欺骗,以致盲目无知,他们影响了许多人自以为在为上帝作善工,实际上却在替撒但工作。撒但正在开会商量怎样止息第七日复临信徒的文笔和声音。只要他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把力量用在自我削弱和分裂之上,他就一定会取得成功。

  撒但的工作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教会中发生了不和与纷争,出现了嫉妒、猜疑和许多不圣洁的演讲,暗示和言论。人本来应该把心思花在圣工上,在这个时候为上帝奋力而战,可是他们却去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由于一些人的看法,在次要教义的每一点上不与他们完全一致,他们就把有关国家信仰自由的重大问题置之一边,视为小事。

  撒但固然按照自己的计划作工,可是上帝也选召了人,要他们把一个严肃的信息传给祂的子民,唤醒身居要职的人为战斗、为上帝的日子作好准备。撒但要设法消除这个信息的影响,正当需要运用每一支笔和每一个声音努力抵制撒但的工作和势力时,却发生了纷争和意见的不合,这决不是主的意思。在这次会议上,向传道人们提出了有关加拉太书中律法的问题,这个问题三年以前就已在会上提出来了,这里有一封信,我们将提供这封信的摘录。该信写于瑞士的巴塞尔,是给A•T•琼斯弟兄和E•J•瓦格纳弟兄的。

  我们知道如果所有的人都带着被圣灵所感服所管束的心查考圣经,他们就会摆脱傲慢和偏见,平心静气地研究了。主的光也就会照在祂的话上,把真理显示出来。基督曾祷告说,要让门徒合而为一,就象祂与父合而为一那样,但要实现这个祈祷,需要恳切而艰苦的努力和许多的忍耐,主会垂听应允真诚的祈祷。圣灵会使人有敏锐的见解和清晰的眼光。“祢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

  E•J•瓦格纳长老有权利阐明他关于因信称义和基督的义与律法之关系的看法,这不是新的亮光,而是把原有的亮光放在第三位天使信息中应有的位置上。这个信息的重点是什么呢?约翰曾看见一班人,他说:“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启14:12)约翰看到这些人以后,就看见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启14:14)

  耶稣的真道一直被漫不经心地疏忽了,没有放在约翰所看见的重要位置上。耶稣的真道是罪人唯一的盼望,可是许多自称相信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人却在言论上和宗教经验上把它忽略了。在这次会议上我作见证说,有最宝贵的亮光从圣经中照耀出来,阐明基督的义与律法之关系的伟大题目,要把它时常摆在罪人面前,作为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对于我来说,这不是新的亮光,在过去44年时间里,这光一直从天上的权威那里照临我的身上,而且在圣灵的证言中我一直把它传给我们教友,可是除了表示赞同有关这个题目所作的见证以外,很少有人对它有所反应,对于这个重大问题人们讲得写得太少了,一些人的言论完全可以说象该隐的祭物——没有基督。

  至高的律法是衡量人品格的标准,律法是罪的探测器,通过律法我们才知道什么是罪,然而基督自己降卑、屈辱地死在十字架上,在此所表显的奇妙之爱不断地把罪人吸引到祂面前。这是一个多么值得研究的题目!众天使都在努力诚心渴望仔细研究这个奇妙的奥秘。堕落的人类,被撒但所欺骗,曾站在撒但一边,竟能变成无穷上帝的儿子的形象,变得象祂;因着基督赐给人类的义,上帝就爱堕落而又蒙救赎的人类,就象爱祂儿子一样。这个课题,值得以人类的最高智慧去研究,要从上帝的圣言中直接查考。

  这是敬虔的奥秘,是最有价值的图画,值得深思默想,放在每一次讲话中,悬挂在记忆的厅堂里,表达于人类的口中,为那些尝过并体验主之美善的人所探索,这是每一篇讲道的基础,宝贵的灵魂所渴求的是生命的粮,所讲的理论却那么枯燥,这种讲道不是所需要的,天上的上帝也不会悦纳,因为其中没有基督,要把基督的神圣形象呈现在人面前,祂就是那位站在高天太阳之中的使者,没有一点的阴影反映出来,祂具备神的性情,披戴神的荣耀,拥有无穷上帝的形象,应当高举在世人面前,在祂的形象面前,人的功劳就算不得什么。我们越仰望祂,研究祂的生活,教训和完美的品格,罪恶就会越发显得可憎可恶。通过仰望,人一定会对耶稣感佩不己,被祂所吸引,切愿与祂相象,直到变成祂的形象,拥有祂的心志。他会象以诺那样与上帝同行,心里所想的,都是耶稣,耶稣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我痛心地看到,当传道人一起工作的时候,有人模仿别人的方法、仪态、姿势、说话的方式,甚至于音调,直到自己的个性消失在同工的个性之中。这使我难过,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仰望耶稣,默想耶稣,谈论祂的爱,效法祂的品格,耶稣的形象就会印在他身上。他所接受的就不会是人的形象,因为有限人类的言语,态度和精神无法充分体现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如果每一位自称爱耶稣的传道人愿意单单被祂的可爱品格所充满,变成祂的形象,他就会为弟兄和世人树立多么好的形象啊!传道人与耶稣的交通越多,他们就会与祂靠得越近。他们仰望祂的圣洁面容,效仿祂的圣洁方法,变会变成祂的形象,真正说得上是代表耶稣基督。

  “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啊,你们应该思想我们所认为使者,为大祭司的耶稣。”(来3:1)要研究耶稣,一个方面一个方面地研究祂的品格,祂是我们的生活和品格所要仿效的榜样,否则我们就无法代表耶稣,而只会向世人误表祂。不要效法任何人,因为人在习惯、言语、态度和品格上都是有缺欠的。我向你们介绍人子耶稣基督,你们必须认识祂为个人的救主,然后才能以祂为榜样向他学习。保罗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大人,后是希利尼人。因为上帝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上帝已经给他们显明。”(罗1:16-19)

  我们深深而又严肃地感谢上帝,因为祂的灵感动了人的心,使他们在圣经中看见基督,并且不单单在言语上向世人表显祂。他们看到圣经中要求一切自称为基督徒者要追随祂的脚迹,被祂的灵所充满,向世人表显那一位曾到我们世上表显天父的耶稣基督。“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8:9)我们应该自问:我在教会里,在世人面前,有没有反映耶稣基督的品格?我们应当更加深入地研究圣经,把基督的义摆在律法之中,清楚地表现上帝的真正品格,表现律法的圣洁、公义、良善和荣耀为其真正的性质。

  如果我们传道的弟兄能以基督的精神和基督徒的真礼貌,彼此尊重,一起查考圣经,上帝就会指教他们。可是撒但若在他们心中占着优势,上帝就没有机会感化他们,凡不与他们的思想和见解一致的东西,在他们看来都是阴郁黑暗的。

  自私对我们宗教生活的影响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只有把自我钉在十字架上,顽固的意志才会被制服,我们才会从心里说:“上帝啊!不要照我的意思,而要照祢的旨意成全,我是属于祢,事奉祢的。”“主啊,请说,仆人敬听!”我们就不会冷若冰霜,顽固不化。不会再维护自私世俗的面子。纯洁和高尚就会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从上头来的智慧。和耶稣基督的柔和与谦卑,被选来作为基督象征的,乃是无罪的羔羊。

  在人的心中,清清楚楚地写着“自私”两字。可是上帝的爱若取而代之,心中就会有基督的形象和题字。在充满骄傲和自私的世界之中,他的生活毫无例外地会体现出爱来,“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4-7)这些就是上帝恩典的果实,是每一个基督徒应该在生活和品格中所表显的。如果没有这些表现,就应当极其诚心地在主里追求。藉着悔改和信靠耶稣基督,我们就能领受这里提到的基督的精神,我们就完全能称为上帝的儿子,而不是那恶者的儿女,我们应该有更大的信心,更多的拥有基督的品格。

  我在会议期间的任务就是向弟兄们讲述耶稣和祂的爱,因为我看到若干明显的证据表明许多人没有基督的精神,我的心境保持平静,信靠上帝。我看见另一种精精进入我们传道的弟兄心中,并在营地漫延开来,心里很难过。我知道许多人心里盲目,看不出上帝的灵在何处,什么是真正的基督徒经验。这些人是上帝羊群的领路人,想到这一点尤其令我难过。真正的信心十分缺乏,双手垂下来是因为没有藉着真诚的祈祷举起。一些人觉得不需要祷告,他们觉得自己的判断已经足够了,却不知道众善的仇敌正在指引他们的思维。他们赤手空拳走进战场,怪不得他们的讲话毫无生气,生命的活水无法从堵塞的通道里流过,天上的光无法穿透冷淡和罪恶的浓雾。

  我只睡了几个小时,整个上午都在写作,常常凌晨两三点钟起来,写下所提供给我的题材,才好过些。我看到控制着一些传道弟兄的精神,心里就难过,这种精神似乎具有传染性。我说了许多的话。

  我对弟兄们说,我是第一次听到E•J•瓦格纳长老的看法,一些人不相信我,我说我听到了所说的宝贵真理,全心全意地表示响应,因为这些重大而荣耀的真理,即基督的义和祂为人类所作的完全牺牲,上帝的灵难道没有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吗?这个题目在证言中难道没有再三讲到吗?当主交给我的弟兄传扬这个信息的责任时,我有说不出来的感激,因为我知道这正是适合于当代的信息。

  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就是宣传上帝的诫命和耶稣的真道。上帝的诫命已经传了,可是第七日复临信徒却没有把耶稣的真道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上来传。律法与福音是携手而进的。我无法用言语来充分表述这个题目。

  “耶稣的真道”人们说是说了,却不明白。第三位天使信息里的“耶稣真道”有些什么内容呢?这就是:耶稣承担了我们的罪孽,而成为我们赦罪的救主。祂承受了我们所当受的,祂来到我们的世界,担负我们的罪,使们们可以获得祂的义,耶稣的真道就是完完全全地信靠,基督拯救我们的能力。

  过去以色列人唯一的保障就是涂在门楣上的血。上帝说:“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12:13)所有其他的安全措施都是没有用处的。只有门楣上的血才能阻止灭命的天使进来。同样,只有耶稣基督的血才能拯救罪人,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孽。受过文化教育的人也许拥有渊博的知识,从事神学研究,受人推崇尊重,被视为见多识广,可是他如果不懂为他钉十字架之基督的救恩,凭着信心获得基督的义,他仍是灭亡的人。基督“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得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靠着耶稣基督的血得救”将成为我们唯一的盼望和千秋万代的诗歌。

  当我阐明了我的信念以后,许多人不理解我。他们说怀姊妹变了;怀姊妹受了她儿子W•C•怀特和A•T•琼斯长老的影响。当然,说这些话的人认识我多年,从一开始就传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并受到教友们的信任和尊重,所以他们的话影响不小,我成了批评的目标,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弟兄来找我询问并听我的解释。我尽力设法让屋子里所有传道的弟兄集中到一间空房里一起祷告,可是只做到两三次,他们宁愿回自己的房里谈论,自己祷告。似乎没有什么机会可以破除他们根深蒂固的偏见。我们无法消除人们对我、我儿子、E•J瓦格纳和A•T•琼斯的误解。

  我又作了一次努力。那天早上我一早就写了一些话要讲给弟兄们听,这样就不会传错。当时许多负责人在场,可是我深深遗憾没有更多的人在场。因为我知道有一些在场的人开始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若有更多的人听见我的话,他们就会得到好处。可是他们不知道,所以没有听到我的解释,和我所清楚传达的“耶稣如此说。”

  那时有人提出种种问题。“怀姊妹,你是否认为主有新更多的亮光给我们的教会?”我说:“是的,我不仅这样认为,而且要这样地宣讲。我知道我们这班人若要在上帝预备的日子站立得住,就得有宝贵的真理向我们展示。”

  又有人问我,在瓦格纳弟兄讲述了他关于加拉太书中律法的观点之后,问题是否就应到此结束。我说:“不是的,我们需要站在问题两方面的所有的人。”可是我说会上所表显的精神是不对的。我坚持说应该有正确的精神,就是基督化的精神表显出来,就象E•J•瓦格纳长老阐述他观点的整个过程中所表显的那样;这个问题不应以争论的方式来处理。我主张应以基督化的精神来处理这件事,不要攻击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弟兄,E•J瓦格纳长老表现得象一位基督徒,他们也应当这样,以坦诚的态度讲述自己对问题的看法。

  我告诉他们,我蒙指示,看见我们一些弟兄养成了好争辩的习惯。这样习惯的养成决不是上帝的意思,不能蒙主悦纳。凡养成这种习惯的人在许多方面不适于作群羊的牧者,与不同意见的人争辩是有害而无益的。双方若起了争辩的精神,一旦人的观点受挫,就会产生对抗和强硬的态度。他们就成了批评者,不能始终以正意分解圣经,而会曲解经文维护自己的观点。

  有人说:“如果我们有关加拉太书的看法错了,那就不会有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我们的立场就得抛弃,我们的信仰也就毫无价值了。”我说:“弟兄们,这正是我要说的,上面这句话是不对的,是言过其实了,如果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人这样说,我就会把这事向全体聚会的人宣布,说这话是错的,不管他们肯不肯听。正在争论的问题并非十分重要,不要这样对待。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被夸大了。因此,我看见这次会议所弥漫的精神,体现出误解和对看法的歪曲,是非基督化的,是我们不应该在弟兄之间所表现的。在我们中间有法利赛式的精神。它不论在哪里出现,我都要大声疾呼地反对。”

  又有一位弟兄问:“你也许认为在问题的另一方面不应该再说什么话了。”我儿子威利和我坚决地说,问题不应就此了结。我们希望双方都拿出所有的证据来。我们所求的,只是把圣经的真理呈现在众人面前。

  令我吃惊的是第二天早上召集了会议,传出了他们所认为的坏消息,说怀姊妹反对就正在讨论的问题所持的另一种看法。会上有一个人去找完全不知这次会议的我儿子W•C•怀特,劝他进去。显然事情传达得十分糟糕,结果大家十分同情那些受阻止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看法的弟兄。我儿子说,他要替母亲说几句话,母亲认为既然瓦格纳长老已经说了,她也希望听听持另一种看法的所有意见。她在早一天晚上传道人的会议上已清楚地表明了这样的态度。他就是这样说明了事实的真相。

  早上,他们进入会场以后,我吃惊地听见XX长老发表了他曾向许多信徒和不信者作过的那种演讲。我知道这不是出于圣灵的引导。接着XX长老也发表了类似的讲话。然后XX弟兄讲话,其目的都是为博取人的支持,可我知道这不是上帝的意思,是出于人而不是出于上新闻社,我第一次开始觉得我们有关加拉太书律法的看法也许是错的,因为真理不需要这样的精神来支持。

  XX弟兄起先用坚决武断的语气宣称对提出加拉太书律法的问题感到遗憾,他一再说为提出这一问题他十分难过。他说在巴特勒长老生病,不能出席处理的情况下提出这一问题,他深感不安,他强调说在巴特勒长老缺席的情况下讨论这一问题实在算有点懦怯,因为巴特勒长老最善于处理这个问题。XX长老和XX长老说了许多令我吃惊的话。这些人是在大庭广众面前讲话。屋子满满的,他们认为不应把这个问题提交传道人以外的广大信徒讨论。

  瓦格纳长老采取了坦诚的态度,没有进行人身攻击,批评嘲笑。他以彬彬有礼的基督徒风度阐述这个问题,就是与他持相反观点的人也承认这一点。巴不得XX长老也这样,在探讨这个问题时,不在大庭广众面前上述的开头语,其中有许多人不和我们持相同的信仰。他们的做法,他们所表达的观点,以及他们反对把这些题目告诉我们的教友,是不妥当的。

  我看出现在十分需要有聪明的识别力和良好的判断力。我看到上述做法的坏处。信徒和未信者都看出我们意见的分岐。这些事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弟兄们变了许多。这件事我在欧洲时就已通过异象和表号向我显示,可是后来才对我解释,这样,我就不会对教会和传道弟兄的状况茫然无知。

  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的沉重心情。三年以前,当我在瑞士得知巴特尔克里克会议的情况时,曾深感痛苦和伤心,现在我又有了这样的心情。对事情我是一清二楚的。我知道那清清楚楚照临我们的亮光。

  弟兄们已得到他们所希望得到的一切证据。有关基督公义的真理已经讲述了。我知道,如果他们能辩认出真特人的声音,敞开心门接受真光,就不会说出这种旨在争取支持的话来,以致让会众觉得我们意见分岐,相互作对。

  难道我在一些负责人面前所作的努力都没有用处吗?我的工作似乎是白做了。我们弟兄中所存在的一种精神是我过去没有见过的。

  我回到自己房间中思索应怎样做才最好。有关加拉太书的律法问题,那天晚上我花了好几个小时祷告。这只是一个小的问题,不论怎么解释,只要符合“耶和华如此说,”我心里都会说“阿门,阿门。”可是控制着我们弟兄的精神与耶稣的精神相去甚远,与弟兄之间应有的精神甚是相违,我十分难过,不知这些事中有没有真理。我在他们中间,如果他们有任何愿望要得蒙开导,我是很愿意与他们中的任何人坦诚交谈,启发他们的。

  显然,这种精神已运行了好几年,才造成现在的状况。这不是一下子的事情。在那次的会议上我们的弟兄得到了最充分的证据,知道上帝与我同在同工,并藉着我为祂子民服务,弟兄们显然有了误解,他们对怀姊妹失去信任,不是因为怀姊妹变了,而是有另一种精神控制了他们。撒但的目的就是通过他的诡计来抵消圣灵证言的效果。如果他能引诱上帝的子民以不正确的眼光看待事物,他们就会对上帝藉着祂仆人所传的信息失去信心,这样,撒但就能更容易进行欺骗而不被发觉。

  如果我们的弟兄没有偏见,具有基督的精神和属灵的辩别力,细察前因后果,就不会误解我,说怀姊妹是受了W•C•怀特,A•T•琼斯和E•J•瓦格纳的影响了。

  第一日复临信徒和主所警告和责备的那些人一直指控我受人影响。他们说:“有人影响了怀姊妹,告诉她这些事情。”这些话我从一开始工作起就必须应付,每一个受到责备或背道的人都是这样说的。

  在第二天传道人的会议上,我直言无隐地对弟兄们说,盐已经失了味,精金已经褪了色,属灵的黑暗笼罩着教友,许多人显然受从下面来的势力所鼓动,因为其结果是他们得不到上帝圣灵的光照。记录的天使将会记下什第样的历史呢?酵已经发起来了,差不多发遍了全团。我要向弟兄们发出责备和警告的信息。我心里非常痛苦,对弟兄们要讲这些话,我的心情比听的人还要难受。我是靠着基督的恩典不得不奉命站在传道的弟兄面前,奉主的名祈愿上帝开启人的盲目。主支持我说了话,由秘书速记下来。(10月24日早晨讲话,见1888年文稿8号,发表于《十三个危险的年头》,EU、PP、300-303)

  我认为我已尽了一切能力宣扬主赐给我的亮光。我要平静地退席,应弟兄姊妹最真诚的恳请去堪萨斯城对他们讲话。有关对待琼斯和瓦格纳弟兄以及其他不完全赞同他们观点之人的做法,我说的话只要不符合在场之人的看法,就受到坚决的抵制。猜疑、闲话,和尖刻的话语证明了他们所充满的是什么样的精神。谣言和猜测的话到处流传,可就是没有人来找我。

  有一件事许多人是知道的,就是他们为所犯的错误受到了责备。可是他们没有降卑认罪,反而完全站在撒担一边做错事。他们是基督所说的那一等人。“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5:40)“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们的行为受责备。”(约3:20)

  上帝正在考验祂拥有大光的子民,看看他们是否愿意行在光中,还是在试探之下离开光,因为只有环境考验了付诸行动的精神,才会知道他们所有的是什么样的精神。许多人心中让肉体作主,却不知道傲慢与偏见已成为他们的贵宾,见诸于言语行动抵制真光。

  占据圣工高位的弟兄理应与众光的泉源保持密切的联系,不致于混淆黑白,颠倒是非。过去有些人曾自称相信真理,当他们因过错受到慈怜的责备时,却放松了驾驭自己天性的缰绳,敌挡了圣灵的工作。他们在黑暗中越走越远,最后背叛了真理。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他们不知道自己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虽有以前的鉴戒,他们却不知不觉重蹈覆辙,疑惑不信,拒绝上帝所赐的亮光。仅仅因为这亮光与他们自己的见解不符。他们似乎不明白,上帝是因为爱他们才责备他们。

  基督徒是因为基督化而成为最高尚的人。他若偏离了基督所规定的原则,就会对自己的错误茫然不知。上帝把真相摆在他面前。祂不一一指出他的错误,而是给他机会通过认罪悔改证明自己是上帝真正的儿女。他不仅悔悟已经指出来的罪,而且悔悟良知所认识的罪。

  在基督化的过程中,他要与撒但和罪恶表示公开的决裂。他深感自己的软弱,就以真诚的意志和活泼的信心持住上帝的能力而得胜。他的平安和喜乐是大的。因为来自上帝。在上帝眼里,最蒙祂悦纳的就是不断地在祂面前自卑。这是准确无误的证据。证明上帝的灵在感动他的心。上帝的儿女与天然的缺欠角力并且得胜,这比肉身医痛的神迹更为奇妙。全宇宙以欢乐的心情看着他,其喜乐远胜过看任何外表的炫示。里面的品格是按照神圣的样式塑造的。

  可是当身处高位的人在压力之下说怀姊妹是受了人的影响,他们对发自她的信息就不会再有帮助了,这些话在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上任意传播。说这话的人熟悉我和我的生活方式,以及我的工作性质。他们在过去的岁月中曾充分利用证言纠正教会中所存在的罪恶。他们曾毫不犹疑地宣称证言的可靠性,说证言拥有神圣的证书。把信息传给传道人和教难道违背了主的工作方法?在过去主难道不是这样与祂子民交往的吗?

  为什么这些熟知内情的人竟敢无缘无故地举手反对我和我的工作呢?他们只是觉得我不赞同他们对待我和他们都有理由尊重之人的态度和做法。这些人与他们所批评的人一样诚心。他们所批评的人具有正确的原则,只是不赞同他们对加拉太书中律法的看法。我知道主会怎样看待他们的态度和做法。如果他们这样做是出于误解和无知,主还会给他们机会知道是祂把工作交给琼斯和瓦格纳,让他们传出信息作为当代的真理。他们知道这个信息不论传到哪里都会产生良好的效果。勃勃的生机带到了教会之中。这个信息不论在何处被接受,那些张开眼睛注视,敞开思想去领悟,打开心门接受这伟大宝贵真理的人脸上就会流露出希望,勇气和信心的光辉。

  高举基督为我们力量唯一的泉源,宣扬祂无比的爱,就是祂承担世人的罪孽,把自己的义赐给世人,这决不会取消律法,减损它的尊严,而只会把它放在正确的位置上,增进它的荣耀。只有通过骷髅地十字架上所反射的光才能做到这一点。在救恩的大计划中,只有把律法摆在被钉而复活之救主的光中,才能显得完美,只有属灵的眼光才能看到这一点。基督是我们的公义,这种认识会在我们心中燃起热烈的信心,希望和喜乐。只有那些热爱并遵守耶稣的话,也就是上帝的话的人,才能得到这种喜乐。如果我的弟兄们是在光中的话,上帝要我传给他们的话将在我为之作工的人心中得到反应。

  当我看到我渴望与之和谐的人心中充满偏见和不信,我想最好还是离开他们,我想星期日离开明尼阿波利斯。基尔戈弟兄来要求我第二天讲话,我说:“弟兄,不必了,我的话我传道的弟兄是不喜欢听的,我不必白费气力,我要离开看看主在别处要我做什么工作,因为我知道我有一个信息要传给祂的子民。”

  我要默想,祷告,以求怎样按圣经的亮光把赎罪的题目讲述给大家听。他们非常需要这种教训,以便把这光传给别人,并且获得特权与上帝同工把主的羊群带回来,我们非常需要上帝那里来的能力,使那些只有单靠律法之信仰的铁石心肠,看见向他们提供的更好的东西——基督和祂的义。需要有赐生命的信息给枯骨带来生命。

                                                              ——1888年怀氏文稿第24号

  (“回顾明尼阿波利斯”写于1888年11月或12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yilin | 阅读:
相关新闻       经典著作 怀著研究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最新添加
随机新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