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科学与宗教

[日期:2006-05-22] 来源:使命中华 福音中国  作者:佚名 [字体: ]

  引言:罗伯特•英格索尔是十九世纪后期著名的政治家,演说家,也是一个怀疑派及无神论者,但他有一个朋友是当时一个大布道家俾哲。在牧师的书房中除了琳琅满目的书籍,还有一个很精致的天球仪,标明了各星座的位置和大小。有一天英格索尔来访,看到了这个天球仪,连连称道,不忍离去,他转而对俾哲说:“我正想要一个这样的东西,是谁做的啊!”俾哲带着半开玩笑半讥刺地说:“你问谁造的吗?这天球仪当然没有人造啦!它是自然而有的。”可想,这回答正中了英格索尔的要害。宇宙万物及生命的起源,这问题一直以来都引起人们的思考,科学家试图解释它,宗教家也早已在解释它。当代最为流行的论说一个是进化论,一个是创造论。不少人认为科学与宗教是水火不相容的,根据呢?他们以为进化论是科学事实,创造论是宗教迷信,科学当然是先进,而信仰上帝创造当然是思想落后的人。果真这样吗?我们要看一看什么是科学?什么是宗教?进化论到底是一个人为假设的学说呢,还是一个有确实根据的科学理论呢?而相信上帝创造是否合情合理及有事实依据?

  一、科学与宗教

  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一提到科学或科学家就肃然起敬,有的更将之奉若神明。科学和科学家在历史文明中当然作了贡献,在人类社会中也有它们应有的地位,但首先要明了什么是科学,它研究的对象是什么,这样才能恰如其分地评估它,同时也不会盲目地认为科学就要反宗教。让我们先讲科学和宗教的定义。

  科学的定义是观察,界定,描述及实验性地去考察和解说自然界的现象。从科学严格地局限于研究自然领域这一点来说,宗教明显既非它研究的对象,也不列入它的范畴。因为宗教是表明一个人对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如宇宙的创造者和管理者的一种信仰和崇敬。在各自的含义下,与其说它们彼此冲突对立,倒不如说各自研究的对象,讨论的问题是不同的。但能不能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呢?

  科学就它的广义来说是指知识(英文,法文都如此),特别是从经验而来的知识。科学有时也不一定局限于对自然界的研究。对任何现象的研究,或说任何活动要经过研究及必须有研究方法的都是科学。社会科学,艺术科学都是,在这种广义的说法中,神学当然也是科学,宗教又何尝不是呢?所以科学与宗教都是在探索,研究,都想借观察,描述,经验,实践去描述他们所得到的印象和认识。在这含义上,科学和宗教是就不同的领域作不同的研究,它们不是背道而驰,而是在某些阶段平等地走在不同的路上,也可能有时肩并肩走一段,甚至可能殊途同归。

  科学与宗教的另一个异同点:科学家去借各种物质手段及通过人的感官和理智去认识自然现象并发掘、发现自然本身的规律及万物的相互关系,在找出及掌握这些自然规律的基础上,进一步去利用这些自然现象和规律,为人的生存及发展服务。所以,先不说在科学家还未发现这些规律时,它们就早已存在,就算是找到了自然规律后,充其量也仅是知其然而已。这些规律本身不是人为的,是先存的,人只是发现或加以利用而已。如万有引力和热胀冷缩的规律在人们发现前早就存在。

  但宗教是要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解释自然规律的赋予者,创造者。宗教要告诉人或阐明所以然的问题,也就是为何会这样,为什么能这样,如地球和太阳,地球和月亮为什么保持现有的距离,如果不是这样又将如何?动者恒动,静者恒静,第一个运动的动力是从何而来?

  科学主要是解决一个“什么”(What)的问题;宗教要阐述“为什么”(Why)和“如何能这样?”(How)的问题。在这点上科学与宗教既有联系又有不尽相同的地方。

  但它们相同的是,科学和宗教都是凭信心来起步及进行的。

  科学首先至少必须相信自然界中有规律存在,否则不单是大海捞针(因为如果连针也根本没有,就是白费心机),也像斗拳的在打空气,奔跑者没有定向那样,除非认定在大千世界,扑朔迷离的现象中确实有规律存在。没有这种信心就没有科学发现和利用的可能。

  宗教不论是通过观察,研究及实践,及接受启示,都是凭信心而开展、信仰。信仰当然还包括了仰望一位比自己更大者。就以基督教为例,除了依据被认为是属启示性的经典即圣经外,也更凭借历史性的耶稣,和默默无声为它的创造主作见证的自然界及各种规律,此外也少不了基督徒主观的经验和日常生活的实践。但一切都离不开信心。

  因此就信心而言,不论科学研究和宗教追求都是一样需要的。其实,人若没有信心连一天都不能生活,只是人往往信自己,信别人或信什么事,不肯信一直存在的神!

  我们再进一步地说,所谓科学就是利用因果律和一致性原理。因果关系就是说每一事件都有它的成因。例如每种疾病一定有它的病理病源,即或有些还不十分清楚,但有这种疾病必定有它的单独或综合性的原因。生病如此,治疗也一样,比如说青霉素能有退热的效果,因为青霉素有杀灭杆菌及许多细菌的功能。而正是这些细菌的入侵引致机体产生反应而生热。其次,无论过去造成某种成果的成因是什么,必能在现在也造成同样的成果,意思是能重复出现,这就叫一致性原理,只成功一次而不能重复的不能称为科学。我们必须清楚,一般的自然科学只是属于运作性的科学,它是研究现在,研究有规律的事件,能反复重演的事物,并研究事物如何运作,是寻找这些事物运作方式的自然成因和自然律,而它的结论又是可以反证的,通常称为寻找次因。所有这些特色构成今天所讲的一般的自然科学范围,它和宗教信仰,比如圣经所讲创造、救赎,即所谓起源科学完全不同,起源科学研究的是过去,研究单一的事件,不能反复重演的事件,它是研究如何起始,不是为了寻找次因而是寻找主因,而这些结论是不能反证的,这种对科学探究主因,次因的区分正是近代科学之鼻祖、培根、开普勒,牛顿等所认识的。这是说尽管对自然的研究和对宗教神学的研究都是一种知识、学问和科学,但它们各自的领域及范围不同,想用自然科学,物质领域的知识去解释宗教科学和灵性领域的事物既不可能更是错误,就如用察看细菌的显微镜去看天上遥远的星星那样,反过来要用圣经去解释一切自然科学也同样是张冠李戴,弄巧成拙。

  那么自然科学和宗教到底有没有关系呢?它们是对立矛盾还是和谐一致呢?明白了自然科学和宗教信仰的异同点有助于我们理解及回答这个问题。但最后还会回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上,即有没有上帝和信不信有位创造主。如果认为自然界是无起因的,自然而有的,进化而成的,或者说自然就是上帝,这种前提本身就违反了科学上的最基本的因果律,其实也成了一种信仰,只不过是不信上帝而信无神罢了!这样的人势必认为科学与宗教是对立的,水火不容的。但如果认为这大千世界最初是因上帝所创造的,一切规律包括自然律是他智慧的表现及安排的,那么和他所启示的圣经的宗教就是不可能冲突的。因上帝不会背乎自己,不可能自相矛盾。而对这样从事自然研究的人,科学和宗教就是和谐的,相辅相成的,在自然界这本大书中宣扬上帝在物质领域里的智慧和大能,在圣经另一本给人类的大书中宣扬上帝在灵性领域中的真理和奇妙,而两者都是为了人类的身心健康和利益而赐予人类去学习、研究、相信、接受及去运用的。这并非凭空可能有的假设,事实历代以来,尤其是近代科学发达的时代,许许多多的自然科学家,更不去提社会、历史、艺术科学界人士,既是从事高深的科学研究,又是虔诚笃信上帝的人,他们的名字我们在下文会提出为证。这点就告诉我们,对这些人来说,从事自然科学的研究和信仰宗教是不相矛盾的,很多人更认为它们是相得益彰,彼此焕发光彩的。

  对不信上帝,没有经历过上帝的人,当然容易理解他们所认为的宗教是抽象的,很玄,既涉及遥远的过去又谈未知的将来。他们可能只愿相信现在的,眼前的,感官能接触感受的事物,他们认为自然科学才是可信的,有意义的,现实的。但正因为这样却忘记了自然科学本身所有的许多局限性,及轻忽了圣经的信仰所提供的许多人类极其需要的层面。例如:人类仅有物质的需要就够了吗?人类社会如果没有了精神的财富和道德领域中的要素将会如何呢?人怎么可能不追根求源及不盼望将来呢?那怕现在是重要的,但一个既没有过去又没有未来的现在可能存在或丰满吗?不要说人的所有感官有很大局限,何况更有眼、耳、口、鼻,触觉外的感受及需要,以真善美来说有多少是可用科学实验来测试求证的呢?至于近代社会及自然科学的发展虽然越来越精深,但对任何个人来讲知识面反而越狭窄了,不论对整个人类或个人来说,未知的,不知道的都比已知的,自己掌握的多得多。天外有天楼外有楼,正如一位近代英国科学家汤姆逊所说:“小奥秘才去,大奥秘又来,宇宙的神奇,决非科学所能尽知。”这样,只有小科学家才会自高狂傲,而大科学家却懂得谦卑虚已。

  二、进化论与创造论

  在对自然科学和宗教信仰作了一些探讨后,我们再进一步引入到目前属于科学和宗教争论前沿的问题之一,就是进化论和创造论的问题,孰是孰非?

  进化论非但在苏俄及前东欧和奉行马列主义的国家被广泛宣传及列入教科书,它也是许多西方国家学校所教授,博物馆所宣扬,甚至不少教会及神学院也认可的。而宗教信仰者,尤其是基督徒,特别是坚信圣经为上帝默示的人当然相信创造论。同时必须指出,由于进化论的宣传及误导,也由于有些教会人士为迎合所谓科学,就提出合二而一的创造进化论,实际上也是从自古就有的自然神论的现代翻版而已。在起源问题上既有现代两大主流在争议中,我们有必要简单地探讨一下它们的情况。

  我们先界定一下这里所讲的“进化”及“创造”是指什么说的,“进化”是指生物进化,就是那种认为有机生物最初是由无生物发展变化而成的理论,在这基础上,认为原始生物在繁殖的过程中,演化成其他不同种类的生物,最后产生了地上所有存在过的生物,包括人类在内,最通俗的标志是人是由猿猴进化而成的。以近代的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在1859年月日出版的《物种原始》为代表作。而这里讲的“创造”呢?就是认为有一位全能全智的上帝存在,他设计,创造出宇宙以及地球上所有基本种类之生物,人类世界的受造记在圣经创世纪1-2章中。

  按以上关于科学与宗教中所讲的,首先不论是进化论或创造论,它们都不属于研究现在,及在目前可重复出现的事物或规律,并且也不是可描述它如何运作并能对结论加以反证的实际运作的科学,而是属于研究过去,一次的,不能重演,也讲不清如何开始而结论也不能加以反证的那种起源科学的范畴。

  进一步要看到进化论仅是一个理论学说,是未经证实的假设,而绝非有事实依据的科学定律和真理,这一点实在有必要澄清及揭示一下,因为不论对有些奉行“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之说法的人也好,对生活在言论不自由地区,资讯不发达国家的人,或对只能接受宣传,没有可能鉴别比较的人说也好,都有必要指出这一点。而创造论也同样是不能重演的过去的事,只是依据理性的比较及推理,符合人类感情的需要和凭借对圣经中创造主的信心,及基督徒集体及个人重生再造的经历的佐证来接受的信仰及对起源的解说。

  对创造论的压制和攻击很多,诸如迷信,落后,甚至反动,反科学不一而足,但进化论却戴上了“科学”“真理”的王冠,坐在科学殿堂的宝座上已有多时,有必要为它“正名”一下,看看它的究竟,特别包括从进化论者阵营中的将士们的反映及议论中,提出一些供大家认真思考。他们都是对此有研究的人士。

  曾任美国著名哈佛大学校长的以利奥博士说:“进化论是假设,绝对不是事实。”德国弗来斯雪曼教授著文声称:“进化论全是想象的产物,进化论者空造学说而曲解事实。”严重的不仅不是事实,没有事实,更是歪解事实!甚至法国一位无神论者芦因在法国科学百科全书中也说:“进化论是虚构的东西,是无证据的,是含有诗意的‘想当然’之类的想象的结果,是动听而无权威的解释。”一位叫波司特的教授参观世界闻名的大英博物馆时,要求出众的化石专家以斯利奇博士让他看看达尔文进化学说的证据,想不到他的答复是这样:“在这个大博物馆里,并没有一点点可以证明族类进化的东西,它不是根据观察得来的,也没有事实上的证据。”种内的变化比比皆是今日犹见,但种间,族类的进化环节真实的连一个也没有!

  在1959年,也就是达尔文《物种原始》出版一百周年纪念时,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英联邦生物控制学院长汤普逊应邀要为特别版本写个序言时,他是这样写的:众所周知,生物学家彼此之间分歧极大,不但对进化的成因是这样,连对于进化本身的过程也是这样,所以有这种分歧现象,是因为证据很弱,根本下不了什么肯定的结论。我们很应该让不谙科学的大众注意到进化论者之间莫衷一是之情况。

  进化论者兼“长颈鹿的颈项”一书作者弗兰西斯•希钦1984年说:“达尔文主义虽然在科学界广泛受人接纳,成为生物学上综合诸说的大原则,但是经过了一百廿五年之后,现正处于严重困境。”

  一位接受进化论的作家布克在畅销及有信誉的英国泰晤士报上写道:“进化论本来是一套很简洁,很吸引人的理论,只可惜,它处处都有巨大漏洞,就是达尔文自己也至少略知一二”。他又评论说:“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一本以解释物种起源出了名的书,其实什么也没有解释过。”“达尔文死后一百年了,我们对于进化过程究竟如何发生,仍然连半句有证有据的话也说不出来,甚至一个似乎有理的概念也没有——近年来这个情况引致各方面就整个问题展开了一连串很不寻常的论战。……进化论者之间的局面简直就是一场公开战,每一个派别都主张作某种新的修改。”

  1981年6月5日的新科学家周刊p828刘斯评论到:“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甚至有起来越多的进化论者,都纷纷辩称达尔文的进化论完全不是一种真正的科学理论。……”提出批评的人,有许多都是第一流学者。

  关于生命的起源,一位天文学家罗伯特•斯特博士说:“科学家苦于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化学家从来都不能重复自然界中以无生物创造生命的实验,科学家并不知道事情怎样发生,”“科学家并无证据证明生命不是创造出来的。”

  那么除变异及基因上的失实无凭,在化石上又如何呢!美国芝加哥实地考察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馆报在1979.1由大卫•劳勃评论说:“达尔文的理论一直被人与化石证据相提并论,一般人也就假定化石是达尔文解释生物历史的一个主要证据。可惜这个看法不大正确。”“我们所拥有属于进化过渡期的例证比达尔文当日还要少。”因为有些已被踢出局外明显不能成立了。有些甚至是假的呢!臭名昭著的皮尔当猴人即是一例。

  另一位进化论学者司提反•斯坦利在《新编进化时间表》中写道:“记录完全不能表示生物由一大类过渡到另一大类之间的逐渐转变。”“已知的化石记录无论以前,现在都是与(缓慢的进化过程)不一致的”,“120年来进化论者叫我们搜寻的模式根本不存在。”为此进化论的新版之一是快速的跃进式的进化,但同样漏洞百出。

  总之,就像进化论作家法兰西斯•希钦所说的,“(现代进化论)要从三方面接受决定性的考验,而它在三方面都失败了:(一)化石记录所反映的模式不是逐渐的转变而是跃进式的演化。(二)基因是一个能起极大稳定作用的东西,它的主要功能正是防止生物进化出新的形态来。(三)在分子层面发生随机,逐步的突变并不足以解释生命那种有组织而不断增加的复杂性。”他更下结论说:“说得客气一点,连倡导进化论的人也认为它满是疑点,我们也可以提出质疑吧!如果达尔文主义真的是生物学上综合诸说的大原则,那么在它所包罗的范围里有大得出奇的部分是无知,它连最起码的问题都不能回答:无生命的化学品怎么会活起来?遗传密码背后用的是什么语法规律?基因怎么模塑生物的形态?”

  是的,与达尔文齐名也是同时发表进化论观点的华莱干士也不得不承认:“在有与无之间,隔开一道深渊;有生命之物与无生命之物,人与低级动物之间也是如此。这三个深渊,非科学所能在其上建筑桥梁。”

  连达尔文自己也承认,“在实际的记录上,现在仍没有见过这一种变成另一种的事情。”有人统计他在自己的学说中用了三百六十多次的“假设”这词,可惜今天许多人反将倡导者及事实证明为臆测的学说当作科学事实甚至真理。话虽这样说,近代非但仍有许多宗教信仰者,数以十亿以上的基督徒,也有许多毕生从事科学研究同时又接受上帝创造的人。有人统计从十七到十九世纪这三百年间三百位大科学家,其中有二百四十二位是相信上帝的。廿世纪又如何呢?英、美、法三国的科学家中有百分之九十都有基督徒,1926年法国的七十四位大科学家中,都是科学院院士,其中只有一个不赞成基督教,但并不反对神。1963年成立的创世研究社已经有四百多位正式会员,他们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并且是反对进化论的前哨科学家。

  我们略略提几位学科的开山鼻祖,他们都是虔信上帝的,在任何大词典都可找到他们的名字。

  天文学中的开普勒(Johannes Kepler):作流体静力学研究的巴斯噶(Blaise Pascal):化学中的波耳定律的创设者波耳(Robert Boyle):物理学,尤其古典力学的奠基者牛顿(Isaac Newton);他的后半生就是从事圣经尤其是预言的研究,电学中的法拉弟(Michael Faraday);鱼类学有阿加西(Agassiz);遗传学的孟德尔(Gregor Johamn Mendel);作细菌学研究的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n),热力学家卡尔文(William Kelvin);外科医学的李斯特(Joseph Lister);电气力学家著名的马克士威(James Clerk Maxwell);进行同位素化学研究的赖姆赛(Willams Ramsay);电脑研究的巴贝奇(Babbage)。在人看来,这些都是有学问的科学家,但他们都笃信上帝是万物及生命的创造者,圣经第一卷第一章第一节就毫不含糊地宣告:“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所有自然科学要探讨,研究的要素都在这几个字中,怪不得英国皇家化学学会会长毛恩德博士指这节经文说:“这是一切真正科学的根本,也是一切宗教的根本。”

  小结:

  今天简单地提到了科学和宗教的问题,我们知道了科学狭义和广义的定义,在此解说下看到了自然科学和宗教的异同点,前者研究物质层面的事物,后者是研究物质层面所未能涵盖却明显存在的事物。前者主要是研究现状和次因,后者研究主因及起源。前者往往使人“知其然”,如发现已经存在的规律及加以利用;后者解释它的“所以然”,与人的物质层面更高深的探求联系在一起;但两者都需要信心去从事研究和实践;两者也各有贡献,除非坚持无神论,自然成因论,进化论,否则两者无需对立,排斥,而是能统一协调及相得益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yilin | 阅读:
相关新闻       科海写真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最新添加
随机新闻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