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黑夜明灯》

三十四、七号筒的预言(一)

[日期:2006-09-18] 来源:使命中华 福音中国  作者:张垂裕 [字体: ]
【内容导航】
封 面 代 序 一、预言在圣经中的重要地位
二、先知受默示的方式及宣布预言的形式 三、有关推罗的预言之研究 四、变为永远荒场的以东
五、受惩罚后必复兴的摩押和亚扪 六、有关埃及的预言 七、到处漂流的犹太人
八、圣殿和耶路撒冷的毁灭 九、基督降生的预言与应验(一) 十、基督降生的预言及应验(二)
十一、基督降生具有神性的预言与应验 十二、基督传道工作的预言与应验 十三、基督受苦受难死亡埋葬的预言与应验
十四、基督复活升天的预言及应验 十五、但以理第二章大像的预言 十六、预言“一日顶一年”的原则的研究
十七、但以理第七章四大兽及小角的预言 十八、但以理第八章预言的研究 十九、二千三百日的预言(一)
二十、二千三百日的预言(二) 二十一、二千三百日的预言(三) 二十二、二千三百日的预言(四)
二十三、但以理十一章预言之研究(一) 二十四、但以理十一章预言之研究(二) 二十五、但十一章预言之研究(三)
二十六、世界有末日吗? 二十七、世界末日的预言(一) 二十八、世界末日的预兆(二)
二十九、世界末日的预兆(三) 三十、预言中的教会(一) 三十一、预言中的教会(二)
三十二、预言中的教会(三) 三十三、预言中的教会(四) 三十四、七号筒的预言(一)
三十五、七号筒的预言(二) 三十六、七号筒的预言(三) 三十七、七大灾的预言(一)
三十八、七大灾的预言(二) 三十九、小书卷的预言 四十、两个见证人的预言
四十一、两角如同羊羔的兽 四十二、有关兽、兽像和兽的印记的预言(一) 四十三、有关兽、兽像和兽的印记的预言(二)
四十四、基督复临的预言 四十五、千禧年的预言 四十六、预言中的新天新地
后 记 下载

 

  我们前几次研究基督给七教会的书信,它是预言基督升天以后,上帝的子民在七个不同时代的灵性状况,教会的特征与经历。这些预言都令人惊奇的应验了。我们正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这个时代是从1844年基督进入天上至圣所进行查案审判开始,一直到基督复临为止。

 

  现在我们研究另一组预言系统──七号筒的预言。这一组预言主要是论述从使徒时代起到基督复临为止这两千年的时期中,上帝对历代以来敌挡真理、迫害圣徒的撒但代理人及其工具(如历史上的西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罗马教廷,以及尚未完全暴露的“大淫妇”等政治宗教权力组织)的刑罚。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第一到第六号筒的预言业已完全应验;第七号筒的预言目前尚未应验,但必然会确实应验的。

 

  我们研究这组预言,一方面可以看出那些敌挡基督、迫害圣徒的人,他的性质、活动、命运,以及注定毁灭的结局;另一方面,也是帮助我们认识当前所处的时期是何等紧迫短促,应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悔改归主,信靠上帝,能在善恶大争战最后的决战中,站稳立场,而且得胜。

 

七号筒预言的序幕

 

  在没研究七号筒的具体内容之前,先阅读约翰在异象中所见到的七号筒的序幕,这有助于我们理解领会七号筒的时代背景、性质和它的重要意义。“序幕”记在启8:2-5节:

 

  “我看见(原文和英圣经应译为“又看见”,这是约翰在异象中的习惯用语,每当另一幕异象开始时,常用此语作为开始,见启10:114:115:1)。那站在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支号赐给他们。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天使拿着香炉,盛满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随有雷轰、大声、闪电、地震。”

 

  这“序幕”,也可称“楔子”,显示了七号筒时期中天上圣所中正在进行着救恩的工作,以及救恩时期结束时所要发生的可怕事件,藉以显明七号筒所处的时期与性质,要读者认识到地上的一切都在天庭统治掌管之中,务要重视七号筒这组预言的演变,劝勉与警告世人接受救恩的福音,悔改归主,并安慰和鼓励信徒随时随地凡事仰望依靠上帝。

 

  “号”,有时译为“号筒”,有时译为“角”,它是什么意思呢?查考旧约圣经,可知道“号”或“角”吹时有多种用途:

 

  用来召聚会众开始行军(民10:25-7

 

  准备打仗,鼓舞士气投入战斗(民10:9

 

  表示欢乐,庆祝节日,向神献祭(民10:10

 

  赞美上帝,向神求助(民31:6-7;代下29:27

 

  此外,也常用号来象征或宣告战争、灾祸、毁灭的来临,并特作警告之用。(耶4:5-619:21;番1:1617

 

  号有以上的许多用途,那么,用“七号”称呼这组预言,有助于引导读者理解其内容及预表意义。

 

  “序幕”中描绘天上圣所中的救赎工作。“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原文没有“祭”字,实指香坛,因为圣所内只有香炉,并无祭坛,祭坛乃在外院,而外院是象征地上)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手中一同升到上帝的面前。”

 

  这里的香,代表基督的功劳,和他代求的工作,以及他完全的义。这义因圣徒的信就归于他们;有罪之人的敬拜,惟有通过基督的功劳和代求,才能蒙上帝的悦纳。天使手中拿着金香炉,有两种预表性的用途:一是收聚圣徒的祈祷;二是存放基督的功劳和义,以及代祷的馨香,为要和众圣徒的祈祷调和在一起,献给上帝。

 

  序幕最后提到天使“拿着香炉,盛满了坛上的火倒在地上,随着有雷轰、大声、闪电、地震,”有什么象征意义呢?从以西结书9-10章所说的异象中得知,以西结听见主的吩咐那穿细麻衣的人,从基路伯中间将火炭取满两手撒在耶路撒冷城上。这象征那即将临到耶路撒冷城的审判、刑罚和圣殿的毁灭。我们又从启14:18-20中看到基督复临要收割地上庄稼时,“又有一位天使从祭坛中出来,是有权柄管火的,向拿着快镰刀的大声喊着说:伸出快镰刀来收取地上葡萄树的果子,……那天使就把镰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丢在上帝忿怒的大酒榨中。”我们可以推知,这序幕中预表基督中保代求的献香工作结束后,坛上的焚香之火,将变为忿怒的刑罚之火。天使曾不断地为那将要承受救恩之人效力(来1:41),等到救恩之门关闭时,也要执行对拒不悔改之罪人的行刑工作。“雷轰、大声、闪电、地震”正是第七号筒吹响后在宇宙我们地球将出现的情景。表明救恩之门关上,基督中保工作中止,上帝对顽梗的罪人施行审判行刑已经来到了。

 

第一号筒的预言与应验

 

  “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搀着血丢在地上,地上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启8:7

 

  先要弄明白刑罚打击的对象是谁,才能彻底明白每个号筒的预言是怎样应验的。上帝的教会成立后,最早逼迫教会的就是罗马帝国。它不仅长期压制犹太人,杀害了主耶稣和使徒,而且还曾逼迫教会达二三百年之久。到公元313年,罗马皇帝康士但丁虽然下令停止逼迫教会,但它敌基督的性质未变,只不过改变策略,利用基督教为国教,从而使教会在信仰、灵性上变质堕落,并为以后罗马教皇的兴起铺平道路。

 

  罗马帝国既然是敌挡基督、迫害圣徒的最早的敌人,受到上帝公义的刑罚,成为上帝忿怒的对象,是很自然的。但是在第一号筒的预言中,提到“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在第二到第四的号筒中,也多次提到“海的三分之一”,“江河的三分之一”,“日头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受打击。这就不得不产生一个问题:就是罗马帝国怎么会出现三分之一呢?是不是罗马帝国在一段时期内分成三个国家,或者出现三分天下的局面呢?让我们看着罗马帝国的历史,能否找到答案。

 

  康士但丁在位,为了巩固对罗马帝国的统治,不但利用基督教为国教,还将全国分为“四道”,即东方道、伊黎里哥道、高卢道和意大利道。康士但丁死前,就决定让他的三个儿子分治罗马帝国,具体方案如下:

 

  1、康士但休斯占有东方道和伊黎里哥道,定都于康士但丁堡。

 

  2、康士但二世占有不列颠、高卢(法国)和西班牙,即原来的高卢道。

 

  3、康士但斯占有原来的意大利道,包括意大利、意利里肯和非洲。

 

  (详见《迈尔通史》上世纪卷三103-105页及乌利亚、施密斯著的《但以理书和启示录的预言》原文478-479页)

 

  这样看来,罗马帝国的确分为三国,奇妙地应验了圣经的预言。第一到第四个号筒中的“三分之一”部分,就是指罗马帝国的由康士但斯统治的意大利道,其核心部分就是罗马帝国的本土意大利,历史上称其为西罗马帝国。它在公元476年,意大利被黑入来族占领后,宣告灭亡。

 

  明确了第一号筒的预言的打击对象是西罗马帝国后,现在来看这预言是怎样奇妙地应验的。“有雹子与火搀着血,丢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雹子”是预表哪个民族或国家呢?雹子又是怎样进攻毁坏西罗马帝国呢?感谢主,他通过诚实公正的历史学家,给我们保留了可贵的记载。

 

  公元3951月,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逝世。当年冬天,被称为蛮族的西哥德王阿拉列克攻占了罗马帝国西部国土三分之一,以罗马为其首都。历史学家吉本著的《罗马帝国的堕落与跌倒》(或译为《罗马帝国衰亡史》)一书中有这样的叙述:

 

  “当第一次号筒吹响的时候,西哥德已经武装起来。当时正值严寒的冬天,满载军兵的战车疾驰在宽广及冰冻的河边。诗人克劳底亚为战火中被毁的草木而哀悼:

 

   “高卢的大草原,本是牧放牛羊之地,

 

  突然转变为沙漠;

 

  在万籁俱寂的原野中,

 

  只留下烟火处处。”

 

  吉本又说:“罗马帝国分崩瓦解,生灵涂炭,北方来的蛮族于是统治了欧非两洲大部分的领土。”看来,以“雹子”来象征阿拉列克所率领的入侵罗马的西哥德的蛮族军队十分确切,一是他们原是“由北方冰雪地带而来的野蛮民族的军队”(吉本语);二是他们入侵罗马,也很像从天而降的冰雹一样,带给严重的“灾祸”与“天谴”;三是他们攻击罗马时,自然界也正好有严重的冰雹灾害,“落在多处,大如能握在手中的石头……显示了上帝的忿怒。”(引自《宗教史卷》)

 

  “雹子与火搀着血”,进一步描述阿拉列克所率领的军队,在入侵罗马时,到处杀人流血,焚烧,毁坏,不但破坏城邑,连树木草地也被焚毁。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上曾记着说:“哥德族的大将阿拉列克率领他军队到罗马时,不但到处焚烧许多城邑,而且焚毁了田间许多的树木和庄稼。”“沿着波罗的海海滨聚集而来的黑云在多瑙河上游沿岸突然爆烈为雷霆。…… 许多意大利的城邑,惨遭掠夺或毁灭。”

 

  罗马历史学家梭曼(365-440年)在他的著作中说:“凡有知觉的人都知道,这次(被阿拉列克)围攻致罗马遭受灾祸,就表明是上帝所降的“天谴”,用以惩罚他们的骄奢淫逸和对同胞与异族的各式各样的暴行。”

 

  另有一位和梭曼同时代的拉丁历史家腓罗托基(364-425)也有同样的记述:“野蛮民族的刀剑,杀掠了千万生灵,瘟疫和饥荒折磨着他们,同时成群结队的野兽,也四出蹂躏,……还有冰雹也落于多处,大如盈握之石,重量不少于八磅。这最为明显的显示了上帝的义怒。”

 

  现代历史家主编的历史也有证据:“410年,阿拉列克率领西哥特人攻击意大利,……八月廿四日得到城内起义奴隶的支援,攻陷罗马。许多未及逃走的奴隶主或被杀死,或被卖为奴,……到处摧毁奴隶主的田庄和住宅。”(《世界通史》中古部分17页,朱寰之编)

 

  亲爱的朋友,你看见上述史料和介绍,你一定会和我有同感;约翰在公元九十年前后所写的第一号筒的预言,在他死后三百多年,确实是奇妙地应验了。

 

第二号筒的预言与应验

 

  “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仿佛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启8:8-9

 

  从对第一号筒的预言的研究中明确“三分之一”是指从罗马分成三个国家中的西罗马帝国,可以合理测断,第二号筒的“三分之一”仍然是指上帝要继续对那敌挡基督迫害圣徒的西罗马帝国给以重大的打击。不同的是:第一号筒的预言是以“地”为主体;第二号筒却是以“海”为主体。第一号筒的预言既然是应验在北方的西哥德王阿拉列克率领军队,从陆地进攻罗马,大肆破坏杀烧;那么,第二号筒的预言的应验,就应该具有以下三个条件:

 

  1、事情要发生在第一号筒的预言应验之后,具体地说,要在公元410年之后。

 

  2、这个进攻西罗马帝国的民族或国家,应该拥有强大的海军,从海上进攻。

 

  3、从海上进攻罗马,一定要给罗马致命的打击,才能应验“有仿佛火烧着的大山扔在火中”,使海中的活物死和船只坏的预言。

 

  查考圣经,“山”在预言表号中,是代表国度。耶利米的预言中,把巴比伦的兴起、强盛和败亡都比作山。“你这行毁灭的山哪!就是毁灭天下的山,我与你反对,我必向你伸手,使你成为烧毁的山。”(耶51:25)但以理在第二章所记述那预表世界四大帝国的大像的异象中,提到最后打碎大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2:34-35)。可见第二号筒预言中的“仿佛火烧的大山”,一定是指这个国家或民族具有极其强大的海上力量给罗马帝国的海军以摧毁性的打击。

 

  符合以上三个条件是不很容易的,历史上是应验在什么时候?什么国家?怎样战况?

 

  我们真幸运,一些历史学者留下了宝贵的史料,帮助我们找到正确满意的答案。

 

  居住在非洲北部的汪达尔人,由于它的国王真塞立克领导英明,在公元第五世纪初期,逐渐强大,成了西罗马帝国的凶猛敌人。汪达尔王国拥有强大的海军,称霸于地中海。它曾将罗马帝国的海军彻底击溃,并对罗马城及其他各地大肆侵吞掠夺。下面引证一些史料,让朋友们了解当时的战况。

 

  “真塞立克成为海上的霸主。罗马及其居民任由汪达尔人烧杀掳掠,财货被掠一空。体格强壮俊美者,不论男女,被掳掠上船者数千人。汪达尔人将其俘虏,夫妻、子女与父母各相分隔。真塞立克死前,西罗马帝国已经灭亡。”(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

 

  “真塞立克王治理下的汪达尔人,429年进攻占领非洲北部,439年成为迦太基的主人,得着海权,大掠罗马。”(韦尔斯:《世界史纲》415页)

 

  “他们(指汪达尔人)于455年攻陷罗马,奴隶制帝国的首都,遭到十四天的空前劫掠。”(朱寰主编的《世界通史》中古部18页)

 

  “汪达尔人从宫廷、庙宇和公共建筑里抢走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并且把奴隶当作俘虏带走。”(《中世纪史》第一卷67页)

 

  “敌船(指汪达尔的船只)塞太白河,水为不流;所获之货,堆积几满,一如昔时西哥德人之辈运以归也。……复以舰载三万人归,卖以为奴。……真塞立克侵罗马后二十年中,焚掠之事,史不绝书。”(《迈尔通史》上世纪卷三114-118页)

 

  《迈尔通史》的作者把汪达尔人和西哥特人相提并论,这说明两个民族相继给予西罗马帝国以沉重的打击,也反映了第一和第二号筒的预言目标相同,彼此关联。另有资料提到:自汪达尔人“横扫过高卢与西班牙,而进入非洲,建立了海军,与罗马海军奋战了卅年之久。本来罗马海军在地中海称霸已有六百年之久,而最终却被人驱逐于地中海外。”(圣经手册)906页)

 

  上面说过:我们真幸运,一些历史学家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史料,帮助我们能找到正确满意的答案。严格地说,这句话并不完全确切,应该说上帝在掌握控制人类历史的进程,使它完全照他规定的轨道前进,完全应验他在千百年前通过先知所启示的预言。亲爱的朋友,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第三号筒的预言和应验

 

  “第三位天使吹号,就要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从天上落下来,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这星名叫茵陈,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陈,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启8:10-11

 

  这个号筒的预言仍然提到“三分之一”,无疑还是把西罗马帝国当作刑罚对象的。但和前面两个号筒的预言相比,有明显的区别。首先,表号不同,前两个号筒预言的表号是“雹子”和“烧着的大山”;第三号筒却是“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从天上落下来。”其次,地点不同,第一号筒是地,第二号筒是海;第三号筒却是江河和众水的泉源。再次,是结果不同,第一号筒是树和青草被烧,第二号筒是海中活物死亡和船只毁坏;第三号筒却是众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直接提到人的死亡。

 

  我们先查考圣经,看“星”、“江河”、“众水”以及“茵陈”,在预言和启示中,有何象征意义。

 

  “星”在预言中,可预表君王。上帝曾通过巴兰的口预言:“有星要出于雅各,……有一位出于雅各的必掌大权。”(民24:17-19)到耶稣降生时,东方的博士“来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太2:2)可见“星”这一预表意义,是得到东方各国普遍承认的。

 

  “江河”和“众水”,在圣经中的表号是什么呢?“列邦奔腾,好像多水滔滔”(赛17:13)。“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启17:15)根据“星”(君王),“江河”和“众水”(列邦、多民)的预表意义,我们大致可以推断:“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从天上落下来,”预表将有一君王统率他的军队,煊赫一时,来势凶猛,给你们带来广泛巨大的灾祸和影响,虽然宛如天兵,但也如流星一闪而逝。江河的三分之一,可预表西罗马帝国的众多百姓;众水的泉源,可象征原来罗马帝国本土,虽不中,亦不远矣。

 

  “茵陈”是什么呢?在圣经预言中,它有什么象征意义呢?

 

  《辞海》告诉我们:“茵陈”是一种蒿草,亚洲都有分布。“中医学上以嫩茎、叶入药,性微寒,味苦,功能清热利湿,能治多种疾病。”在圣经的预言中,上帝曾以茵陈之苦,象征上帝藉外邦人的刀剑、掳掠和残杀,来刑罚那背道作恶的自称为上帝子民的国家。(见耶9:15-1623:15;哀3:1519)看来,第三号筒的预言是说,上帝要藉一个国家或君王之手,继续刑罚西罗马帝国,使统治者和众多百姓饱尝痛苦。

 

  在公元445年之后,有哪一个国家、民族的君王给西罗马帝国君民以沉重的打击和毁灭呢?查查历史,不难找到答案。

 

  “匈奴帝国”,《辞海》合订本331页“匈奴帝国”词目中有这样的解释:

 

  “公元四至五世纪匈奴人在欧洲建立的帝国。公元一世纪为东汉击溃之北匈奴西迁,经中亚细亚,至公元四世纪到达东欧。四世纪后期,匈奴人战胜阿兰人、东哥德人;又击败东罗马帝国,侵入中欧。阿提拉统治时,其疆域大致东起里海,西至波罗马的海和莱茵河。公元451年沙隆之战失败。453年阿提拉逝世,帝国迅速瓦解。

 

  “阿提拉”我们从《辞海》419页“阿提拉”这一词目中,就更清楚看明,匈奴帝国在阿提拉率领下攻击西罗马的得胜情况及结局。

 

  “阿提拉──匈奴帝国国王(443-453)。在位时,占有里海至波罗的海和莱茵河间广大地区,东、西罗马帝国均被迫纳贡,为匈奴帝国极盛时期。公元451年率大军越莱茵河,攻掠高卢,与西罗马和西哥德联军发生沙隆之战,败退。明年侵入意大利北部,焚烧阿奎里亚等地,西罗马乞和。453年,返回其根据地班诺尼亚(今匈牙利),病死。匈奴帝国迅即瓦解。”

 

  从我国《辞海》提供的解释,可以看出匈奴族君王阿提拉领导的匈奴帝国,乃是应验第三号筒的主要人物及组织。对这种看法,西方不少历史学家的著作都作了肯定的评述和提供生动的描绘。下面介绍一些史料:

 

  《中世纪史》论到阿提拉率领的匈奴人说:“在他们的生活中,战争和抢掠占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匈奴是作为火和剑蹂躏了欧亚各国的残忍的侵掠者而留在人类记忆之中的。”

 

  “在这个时代作家的笔下,阿提拉是最可怕、最残忍的首领。他自己好像曾经说过,他的马蹄所踏之处草木不生。阿提拉同时代的人称他是“上帝的鞭子。”匈奴游牧匪群的出征,使得许多部落和人民的生产力遭受到空前的破坏。”(《中世纪史》第一卷55-56页)

 

  “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是指阿提拉的军队于451年起“复率七十万人,西逾莱茵河,攻掠高卢,蹂躏意大利。(见《迈尔通史》上世纪卷三115-117页)

 

  “落在众水的泉源上”,是指阿提拉远征西罗马时,“兴兵渡阿尔卑斯山,这山乃罗马众水的发源地。亚德里亚海滨最富庶,且居民最多的阿岐雷亚城,被匈奴人毁坏,甚至后代不能寻得那遗址。(见《启示录之研究》137-138页)

 

  “如今上帝也藉匈奴王阿提拉这一‘茵陈’,来刑罚那曾迫害圣徒二三百年之久,以后又利用基督教为国教,使教会堕落变质的罗马帝国,以致罗马帝国的许多河流被罗马军民的尸血所污,她的许多城镇被阿提拉的铁蹄所毁,她的许多人口被匈奴人的刀剑所杀。”(参《迈尔通史》上世纪卷三115-117页;《世界史纲》上册416-419页)

 

  亲爱的朋友,根据以上的分析和介绍的有关史料,相信你一定会同意,公元第五世纪中叶,匈奴人在阿提拉大帅的率领下进攻西罗马,是完全应验第三个号筒的预言这一结论吧。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yil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预言研讨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2 楼
* 福音义乌会员 发表于 2011-10-19 16:38:04
回复 liqt186会员 的评论
圣经是为基督耶稣作见证的,教会也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的,这应该是指实实在在的两个人,圣经新旧约怎么会升天呢?神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旧约预言的以利亚必须先来,这个以利亚就是指为耶稣施洗的约翰。
http://www.fuyinchina.org/n1756c288p42.aspx###
见《黑夜明灯》第四十章,两个见证人的预言。启示录十一章:3-13 节的经文中的两个见证人就是指旧约(前约/古约)和新约。
第 1 楼
* liqt186会员 发表于 2010-9-17 11:49:48
圣经是为基督耶稣作见证的,教会也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的,这应该是指实实在在的两个人,圣经新旧约怎么会升天呢?神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旧约预言的以利亚必须先来,这个以利亚就是指为耶稣施洗的约翰。
最新添加
随机新闻
热门评论
* liqt186会员 发表于 2010-9-17 11:49:48
圣经是为基督耶稣作见证的,教会也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的,这应该是指实实在在的两个人,圣经新旧约怎么会升天呢?神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旧约预言的以利亚必须先来,这个以利亚就是指为耶稣施洗的约翰。
* 福音义乌会员 发表于 2011-10-19 16:38:04
http://www.fuyinchina.org/n1756c288p42.aspx###
见《黑夜明灯》第四十章,两个见证人的预言。启示录十一章:3-13 节的经文中的两个见证人就是指旧约(前约/古约)和新约。